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粟子著作×14

2016年8月2日 星期二

西+西贈書活動─按兩讚、得兩冊

西+西贈書活動─按兩讚、得兩冊

「之前不是已經寫過西安,現在又出啊?」自《走吧!西安有本事》面市,便不時接受這類(客氣中含有幾分疑惑)詢問,是的,誰說生了一個孩子不能再生一個?況且她倆雖然母親相同、主題相仿,但內容可就大大不同!就作者的心態,若將《西安自助超簡單》定位為包羅萬象的指南一本GO,《西安有本事》則是笑中帶「累」的真人實境秀,兩本一併服用,肯定讓您認識更「真真兒」的西安~

在這個臉書讚數更勝實際掌聲的時代,身為作者的我,由衷希望嘔心瀝血《走吧!西安有本事》能在「讚」上不落人後,因此舉辦「按讚送雙西」活動,只要您完成以下兩個步驟,就可獲得熱騰騰的實境書《走吧,西安有本事》與實用書《西安自助超簡單》各乙冊,共10個名額,先讚先送唷!甘溫。

(1)分別至《走吧,西安有本事》與《西安自助超簡單》的博客來網頁按讚
(2)於本篇文章下方留言「我已按讚」,並提供便於聯繫的電子郵件信箱,即會與您聯繫贈書後續事宜。
(繼續閱讀...)

2016年7月11日 星期一

一魚兩吃─源於「超簡單」的「有本事」

 一魚兩吃─源於「超簡單」的「有本事」

為《西安自助超簡單》流竄整座城市時,遭遇的點點滴滴遠遠繽紛燦爛於雲淡風輕的內文,這些難得的親身經歷,若不以「一魚兩吃」之姿公諸於世,實在可惜的緊。於是,誕生了看似同一主題、實際換湯也換藥的《走吧!西安有本事,翻玩世界古都第一城》。由「文+圖=書」的製作過程,很高興原本設定的書名「西安有本事」能夠保留,使我為「有本事的城市寫本好本事」的願望得以落實。
儘管用膝蓋想也知道,被定位為遊記的「有本事」不似指南書「超簡單」那般吸人目光,但身為母親,還是偏心地喜歡這讓我暢所欲言的孩子。相信稍微翻看,就明白她不只有一看就懂的摘要介紹,更包含許多真心實意的由衷感悟,與「超簡單」搭配服用,可達一加一大於二的升級效用,呈現西安有血有肉有古蹟有人情的有趣一面。

走吧!西安有本事大爆西安餃子宴秘辛!!!研發百種款式餃子,最後餵飽貴客的竟是意想不到的白胖玩意兒! (繼續閱讀...)

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

范麗胖點不要緊

范麗胖點不要緊

「范麗一別數月,真的有點發福了。當記者說到這裡時,她伸長了舌頭撒嬌地說:『還了得!』記者只好連忙改用馬來語說:『士結、士結,她打巴!』(一點點,不相干)」1962年下旬,范麗結束星馬登台行程返港,身為一位稱職的「南海女神」,大方穿著性感泳裝照現身,猶如眼睛冰淇淋吃到飽。記者蜂擁按快門之際,卻「很不上道」地對身材發出質疑,自知豐腴的她見「衣包不住肉」,索性以「嬌嗔應萬變」,裝傻間輕騎過關。自投入影壇,范麗的名字就與豔星頭銜掛勾,從沒有惜肉如金的吝嗇,無論什麼場合都願當穿最少、露最多的性感焦點。只是,從來與骨感二字絕緣的范麗,雖不用瘦到一折就斷,卻也禁不住稍微放縱,畢竟玉女還有一層一層的衣服裹著,肉彈可是一吋一吋都攤在陽光下!
(繼續閱讀...)

2015年12月7日 星期一

金童馮寶寶

 
金童馮寶寶

「童星的戲路不廣闊,童星的演期不會太久─包括演技的容易『老練』而失卻天真,發育的迅速而易於長大,演戲的稀疏而易於消磨歲月。……馮寶寶,是一個奇蹟。從電影有史以來,包括中外,從沒有一個童星:成名得這樣迅速,作品有這樣豐富。不過兩年多的光景,她的作品,累積五十部以上,從日薪二十元港幣的報酬,現在已到了每部戲八千元以上的薪金。」年僅七歲的馮寶寶,以可愛機靈的討喜形象擄獲無數影迷,短短幾年就成為粵語片的票房保證。為消化排山倒海的片約,她的童年時光幾乎都在片場度過,相較今日「星爸星媽把孩子當搖錢樹」的猛烈批評,寶寶的雙親雖也面臨類似質疑,卻總能粉飾太平、輕騎過關。至於馮寶寶自己,直到長大成人的多年以後,才含淚道出內心深層的鬱結感受:「在戲中演活好孩子,獲爸爸媽媽到學校接送上學,但好諷刺,這種生活從未遇過。」原來,觀眾心中的演戲神童、父母眼中的乖巧金童,其實是一個需要親情關愛的普通孩童。
(繼續閱讀...)

2015年11月30日 星期一

謝賢的鮮肉時代

謝賢的鮮肉時代

「不是我兒子你們才不找我。」、「與謝霆鋒不是很熟,但是他很孝順我。」年近八十的謝賢不改直爽性情,劈頭點出鳳凰衛視知名節目《魯豫有約》專訪自己的理由,在於他「謝霆鋒爸爸」的裙帶關係。如此不給自己留情面的直白,對投身影圈60年的謝賢而言倒是「可理解的現實」,畢竟誰賣座誰得寵。巧合的是,這對顏質特高的父子都曾有過「靚到爆棚」、「吸睛指數破表」的無敵鮮肉時代。
(繼續閱讀...)

2015年11月27日 星期五

李麗華的第一步

李麗華的第一步

1940年,正值二八年華的李麗華以〈三笑〉一腳踏入上海國語影壇,鏡頭前盡展青春笑靨的她,或許怎麼也料不到會在四分之三個世紀後來到台灣,含笑領受第52屆金馬獎終身成就獎。五、六零年代,李麗華已是港台兩地名聲響亮、無人不曉的「天皇巨星」,只要領銜名單寫上這三個字,就成製片眼中百分百的票房保證。回顧數以百計的電影作品,她演過武則天、楊貴妃、小白菜、蝴蝶夫人、長江一號等各式從古至今、或真實或虛構的角色不計其數。無論後浪如何波濤洶湧,她始終穩居鋒頭浪尖,那怕年華逝去,依舊是佘太君、賈母一類官宦富貴世家領航者的首選。
現實生活中,李麗華鮮少端出高不可攀的巨星架子,卻自然散發令人仰之彌高的威嚴氣勢,這樣的人格特質恰恰反映在她的戲路,尤其擅長詮釋外剛(凌厲潑辣)內柔(善良犧牲)的複雜輕熟女性。李麗華向來待朋友快意爽朗,面對敵手(最知名的莫過林黛)也毫不避諱爭鋒相對(類似題材電影同檔上映、與林黛甫分手的前男友嚴俊合組家庭),具備社交手腕、可以堅持立場、懂得見機行事,成熟不失真我的處世態度,或許正是李麗華縱橫娛樂圈四十載的成功心法。
(繼續閱讀...)

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

丁皓是搶鏡大王

丁皓是搶鏡大王

「小丁皓學狗叫,這是團體中最叫座的節目,各報好評潮湧。」初入影壇,丁皓即憑著毫不做作的俏皮氣質迅速打開知名度。和眾前輩藝人一同赴台表演時,她以靈光乍現的「學狗叫」陽春表演出盡風頭,如此渾然天成的「搶鏡頭」本事,就是謙稱「吃了許多年電影飯」的第一代影后胡蝶也自嘆弗如:「小丁皓真了不起,她處處惹人注意,我不曾見過像她那樣聰明活躍的女孩子。」既然有心投身影壇,自然希望能成為觀眾矚目的焦點,於是想方設法出風頭、搶鏡頭,只是類似行為多了惹人厭、過了使人嫌、缺了讓人忘,能夠如丁皓這般招人喜愛又恰到好處,確是一門值得一書的藝術。
丁皓在1956年考入「電懋」後,就和同梯的蘇鳳並稱「雙璧」,兩人同以岳楓執導的〈青山翠谷〉出道,各類活動也總是以好姊妹之姿聯袂出席。然而,無論公司多麼期待她倆能「相提並論」(一次捧紅兩個當然最好),媒體的聚光燈始終只打在丁皓一人身上,一面倒的情勢就如資深影劇記者馬行空的觀察:「團體裡最搶鏡頭的人物就是丁皓,她活潑、頑皮,她刻意求工地造成自己迥異恒流。比較下來,蘇鳳遜色得多,她給人的印象是個女學生;丁皓則百分之百的電影明星了。」面對這樣的局面,文靜清秀、身材纖細的蘇鳳常是默默地站在一旁,(或許帶著略略羨慕的眼光)欣賞丁皓如何以再簡單不過的行為(學狗叫、喝汽水、變魔術、跳恰恰)贏得轟轟烈烈的滿堂彩。
(繼續閱讀...)

2015年11月6日 星期五

喬宏是都更受害者?

喬宏是都更受害者?

「一個已經證實的消息說,大觀園農場已被計劃在九龍市區擴建範圍之內,喬宏的房子要限期於兩年內搬遷。這是最使他不安的事。」自1956年來港,喬宏便落戶九龍清水灣道上的大觀園農場,由初入影壇、結婚成家到於公於私獨當一面,他始終固守於此,過著和五光十色娛樂圈迥異的清幽生活。五、六零年代的電影雜誌不乏以明星家居主題報導,女明星多入住交通便利的市中心新式大廈(與女性朋友分租或獨居),電梯、電視、電冰箱、彈簧床、布娃娃、沙龍照是標準配備;同樣定居市區的男明星則走清爽簡潔路線,書櫃、吉他、黑膠唱機,出刊時,再搭配一張伏案寫信或簽名的現場照。唯獨喬宏截然不同,他住在青山綠水的近郊,以平價汽車代步,偏好健身舉重、組裝模型、修理機械,對音樂繪畫頗有涉獵,和銀幕上動輒出拳的硬漢形象大異其趣。
(繼續閱讀...)

2015年10月29日 星期四

歐陽莎菲要讓丈夫知道......

歐陽莎菲要讓丈夫知道......

「往事如煙本來不想再提,每一個人都可能有得意、也有傷心的片段,但說到莎菲最得意的時節,就不能抹掉她和屠光啟的一段不談了。」1958年下旬,一度「誤入歧途」轉投左派影壇的歐陽莎菲(1923~2010)與洪叔雲夫婦宣告「迷途知返」,資深紅星與導演才子相偕召開記者會,自是值得大書特書的頭條焦點。儘管主要目的是說明「棄暗投明」的心境轉折,但記者有志一同地將重點畫在最引人入勝的感情問題,畢竟這對互動恩愛的「銀河鴛侶」曾經引爆轟動一時的四角關係,旁敲側擊外加溫故知新,造就一則看似衷心祝福實則八卦處處的精彩報導。
「憑良心說:莎菲的個性,百分之一百是女人脾氣,自己並無成見,她祇知道愛著洪叔雲,一切惟叔雲之命是從,正如她倆在影圈中一樣,莎菲是主角,叔雲是導演,戲的主題與佈局,導演要負責任。」署名沈惟白的影劇記者劈頭就將憑著〈天字第一號〉(1942,屠光啟導演)紅透上海灘的歐陽莎菲寫成萬事不知的「小女人」,無論銀幕形象多麼精明幹練、政治立場如何右轉左拐,全然是受到另一半的栽培和影響。這樣的說法雖有幾分偏頗,倒也符合部分現實,畢竟從眼光準確的屠光啟到風度翩翩的洪叔雲,她的走紅與發展的確與「身旁的那一位」密切相關。
(繼續閱讀...)

2015年10月26日 星期一

張仲文惑及海軍

張仲文惑及海軍

舉凡古今戲劇都相當偏愛「蜘蛛精題材」,九成以上的時間都讓風騷冶豔的肉彈型女主角不斷賣弄性感、誘惑意志堅(或不堅)的男主角,只是無論蜘蛛精多麼囂張狂野有辦法,最終都難逃遭到禮教懲治的「正派」結局,類似情節中,最著名的例子莫過《金瓶梅》裡被武松一刀斃命的潘金蓮!然而,不論如此「邪不勝正」的收尾是否真的大快人心,象徵感官墮落的蜘蛛精一直是吸人眼球、引人矚目(從票房到收視率皆然)的焦點,類似「真理」被廣泛應用在各類片種,其中也包括肩負思想教育重任的愛國電影。1958年,「中影」出品、以中華民國海軍為背景的〈長風萬里〉(王方曙執導、汪榴照編劇),就是以當紅女星張仲文為號召,片中在左營「四海一家」俱樂部大展舞藝的康樂表演,盡展她「禍國殃民」的蜘蛛精天賦。
儘管早年公營片廠投資拍攝軍教片的目的在「宣揚軍中訓練對青年成長的重要、強化愛國情操與堅忍卓絕的軍人本色」,但考量「無人愛看純粹說教」的事實,於是廣泛運用愛情、友情、親情等通俗橋段與戰爭、搏鬥等精彩畫面提升娛樂價值與可看性,藉此達到「淺移默化」的效果。換句話說,就是把帶苦的藥(官方意識形態)用糖衣(具可看性的故事)包裹,使觀眾自願含笑吞下肚。
(繼續閱讀...)